名人与菌—陈碟仙续谱

有补白大王之称的掌故专家郑逸梅,所著《食品谈往》,记名人食事,多闻所未闻,其中有不少弥足珍贵的史料。如记陈蝶仙逸事:“天生虚我陈蝶仙,喜食香菌,曾补陈仁玉《菌谱》之不足,更撰《菌类食谱》。”

陈蝶仙(1879-1940)原名寿嵩,后更名栩,字栩园,号蝶仙,别署天虚生我。浙江钱塘人,博学多才,十余岁即能咏,为南社社员,有诗词集《栩园丛稿》;蝶仙又是近代鸳鸯蝴蝶派作家中的主将,著有《玉田恨史》、《琼花劫》等小说多种,演才子佳人悲欢离合故事;辛亥后,主编《游戏杂志》、《女子世界》及《申报》副刊自由谈,是近代文学史上一位多才多艺,颇有影响的作家。

在中国传世的古农书、食谱、食经、笔记杂乘如《齐民要术》、《山家清供》、《饮膳正要》、《食宪鸿秘》、《清稗类钞》等著作中,虽然记录了数百种用菌类制作的美点佳肴、但从无菌类菜谱之专著。陈仁玉《菌谱》虽为菌类学专著的开山之作,也只是对他家乡仙台出产之菌类,分述其形状性味,以及所产之地、所采之时,对其食用方法皆语写不详,或付阙如。以中国菌蕈文化之博大精深,直到晚近而无专门食谱,可谓缺典。当时沪上颇重香蕈,陈蝶仙每于食后感其不足,着手写了一部《菌类食谱》,套用现代的话来说,是填补了一项空白,可以作为评职称的条件或获奖的。

令人至为惋惜的是,中国第一部菌类菜谱,至今下落不明。郑逸梅曾来信对我说:“《菌类食谱》,祗知其名、未见其书。且蝶仙逝世多年,其后人小翠中致死,沪上已无其家族,殊难寻索。”这段话似可作为前文的补充,但郑老亦如我不甚甘心,信末又附言:“蝶仙所刊印之书甚多、不妨向图书馆找找。”我想它应该是刊发在陈蝶仙主编之《女子世界》或《游戏世界》之类刊物上的,倘有“菌迷”先我发现,使这部蒙尘已久的著作,能得以重睹天日,也是菌蕈文化史上一个幸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