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学种养+土办法 高温杀“菌”不用怕

鸡蛋大小的菌菇被工人小心翼翼地从泥土中采出,很快成筐运至专门清洗机械处,洗去泥土、灰尘、杂质后,再切成片进入烘干箱……这是7月30日,记者在宜宾市屏山县书楼镇高田村看到的竹荪蛋丰收的繁忙场景。“竹荪蛋其实就是竹荪还没有完全长开的样子,亩产干货300斤,今年的收购价最高达到了210元每斤。除了竹荪,我们还种植了赤松茸、羊肚菌、平菇等食用菌。”书楼镇高田村食用菌种植户李宗银告诉记者。近年,受高温干旱影响,许多种植户的食用菌种植都失败了,损失不小。面对高温杀“菌”,李宗银和其他种植户搭凉棚、引滴灌,帮助食用菌降温解“渴”,在村民们的细致呵护下,菌子终于迎来上市。早些年,李宗银意识到村里缺乏特色支柱产业的问题,开始琢磨种植食用菌的可行性——当地气候适宜,竹子多,还有不少闲置房屋可以作为加工厂,能行!他开始走访宜宾柏溪、云南水富等地,走进食用菌种植基地实地学习,还赶到四川农业大学,向农学教授请教专业知识,将专家和企业的食用菌种植技术带回了高田村。2022年年初,20余亩赤松茸就在这里种下了。眼看着一排排白色菌身、红褐色伞面的赤松茸成群结队攒着喜人势头破土而出、探出了圆圆的“小脑袋”,李宗银和其他村民忍不住按照市场价开始计算“收成”——赤松茸的亩产在5000斤左右,鲜赤松茸市场价每斤在6元至8元之间,除了鲜赤松茸外,还有干赤松茸、赤松茸酒等其他产品,预计总收入能有40万元。正当大家沉浸在食用菌即将丰收的喜悦中时,高温天气又使食用菌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。李宗银回忆,一天早上,他起床后照常去基地看食用菌,撩起幕布的一瞬间,看到所有的食用菌全部“蔫儿”了。“天气太炎热,一天要损失几十斤……”他赶紧给其他区县有经验的人打电话讲明情况、寻求帮助,但尝试了许多办法都没有用。最终,还是一种土办法——草木灰全覆盖铺撒,才救回了食用菌。有了这次“别样的体验”,李宗银和村民们再也不敢掉以轻心,现在,他带着大家在基地内接上管道淋水降温,通过大棚、遮阳网和淋水的方式动态控制温度和湿度,保证食用菌处在适宜的生长环境中。记者注意到,高田村的种植基地里,这边食用菌采收正忙,那边高山水果黄瓜栽秧工人也没闲着。高田村驻村张义胜介绍,这是在专家和企业指导下开展的菌菜轮作模式。根据当地的气候与生态条件,赤松茸可以选择年前种下、春节上市,也可以2月种下、4月收获;羊肚菌可以在国庆假期之后种下、次年3月收获;不同品种的竹荪,种植与收获时间不同,理论上一年可以有4批次,正值上市的这一批是今年清明前后种下的。“种植户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,自行选择何时种、种几季食用菌,以及跟什么蔬菜搭配种。”李宗银告诉记者,“这样搭配不仅能增加经济效益,生态账也算得。”如果同一个菇棚,多年连作食用菌,土壤中累积的病虫害,严重可导致产量锐减,第二年产量仅为第一年的2/3甚至1/2,挫伤种植户生产的积极性。如果采取菌菜轮作,即同一块地一季度栽培菌类,一季度种植蔬菜,基本上可遏制病虫害发生,保持菌类产量原有水平;而食用菌的菌渣,又是其他作物种植的良好肥料,确保蔬菜等高产稳产,实现轮作共赢目的。除了自己种植外,李宗银还向周边村民共享多种食用菌种植管理技术,鼓励动员大家一起种植。目前已发动20余户村民试种食用菌,成果销往成都、宜宾市区等地。另外,村里也建起了食用菌初加工厂。如前文所言,食用菌产品的生产不仅需要采摘,还需要清洗、切片、烘干等加工步骤,高峰期可以为当地带来50多个灵活就业岗位,进一步拓宽了农户增收致富渠道。“去年,食用菌加工厂支出人员务工费24万余元,今年这个数额还会更高。”李宗银信心满满。